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逍遥小散仙 第五集:妖魔遗孽 第五章 幻术
逍遥小散仙 第五集:妖魔遗孽 第五章 幻术
「来人!」   方少麟提声叫喝。   立有一名侍卫队长快步入屋,瞧见小玄等人,不禁吃了一惊,但很快便镇定下去,伏首听令。   「立传季将军、古将军、孟统领到此候命,若有延怠,定当从重处置!」   方少麟肃颜下令。   侍卫队长应声退出。   方少麟盘膝坐下,在小玄等三人错愕的目光中闭眼打坐。   「这小子到底怎么回事?」   小玄低声嘀咕。   「跟刚才好像换了个人似的。」   水若也觉迷惑不解。   「在培元调息哩,我们别打优他。」   小婉轻声道。   不过片刻,便外边有人大声报告:「启稟大人,季将军、古将军、孟统领已在门外候命!」   这等神速,其实是因他们老早就在园子外守候。   「请季将军。」   方少麟唤,眼睛一睁,剎那容光焕发神采奕奕,面上竟然再无一丝醉酒和疲倦的痕迹。   旁边三人越发诧讶。   帘子掀处,只见一名年过五旬两鬓微白的军官昂首踏入,他飞扫了屋中一眼,走到方少麟跟前,只略躬身抱揖,冷声道:「大人不是叫卑职滚远远的么,怎却又于深宵召见?」   小玄微微一怔,心忖:「这老家伙居然如此无礼!根本不把少麟这个大泽令放在眼里啊,不知少麟敢不敢教训教训他?」   孰知方少麟竟朝那人深深一揖,和声道:「今日糊涂,竟对季老将军大为不敬,少麟在此赔罪了。」   那季将军愕然一愣,面露讶色,也忙回揖,迟疑道:「不敢。」   方少麟直起身,道:「今午之罪,请容少麟日后再谢,现有一事烦劳,还请老将军鼎力相助。」   季将军面上的冷傲之色尽去,道:「卑职定当全力以赴。」   方少麟面容一肃,突喝:「季将军听令!」   「卑职在!」   季将军即应,抱揖俯首凝神聆候。   「本令早先下的撤防之令从此刻起作废,你立即动用所有力量,按这几日的原先布置重新布防,最迟不得晚于明早太阳出来前完成!」   方少麟的命令下得简洁而清楚。   季将军面露喜色,振奋应道:「卑职一定完成。」   方少麟挥手道:「时间紧迫,有劳老将军了。」   季将军应了一声,躬身退后,待到门口便即快步离去。   小玄瞧瞧方少麟,心中暗暗佩服:「原以为这小子是个草包,想不到他对部下倒还有点威严哩。」   「传古将军与孟统领一併进来。」   方少麟再次下令。   俄而,小玄见过的古将军同孟统领一齐进屋,瞧见屋中坛歪瓶倒酒浆横流的狼籍情形,皆自暗皱眉头。   方少麟神色自若,待两人走近,遂喝道:「古将军、孟统领听令!」   古将军同孟统领心中一凛,立时躬身垂首,齐声应:「卑职在!」   「你们各率本部兵马,即刻赶去圣使团下榻的清晖园设卡立哨严加守护,听好了……」   方少麟盯着他们沉声道:「从这一刻起,没有我的命令,不但不许任何人出入清晖园,就连片言只字也不许进出,你们两个相互配合与监督,若有半点闪失,一併提头来见!」   儘管这个命令下得十分古怪且不合情理,但那古将军同孟统领面上竟无丝毫疑豫之色,齐声应道:「遵命!」   方少麟的声音温和了下来,道:「此事事关泽阳之存亡,少麟拜託二位了。」   古将军毅然应道:「大人放心,若有差池,古某人定当提头来见!」   那孟统领只是抱拳行揖,并不言语,然却令人生出一种绝对稳妥之感。   「此事刻不容缓,这就去吧。」   方少麟摆手。   古将军同孟统领叩首退后,正要出门,突听方少麟道:「等等。」   二将立时住步,静候听令。   方少麟沉吟了好一会,方似下了决心,面无表情道:「倘遇反抗,即便是圣使团的人,你们能擒则擒,如若不能……则杀无赦!」   二将终于动容,但瞬间便恢复了原先的沉冷神情,斩钉截铁地齐应:「遵命!」   ******「你……你想造反?」   小玄张大了嘴巴。   屋中剩下四人,水若、小婉同小玄齐盯着方少麟,无不震惊诧讶。   「我不想……」   方少麟似有若无的歎息了一下。   「可是……可是你下令重新布防,更命人封锁圣使下榻之处,这个不是造反是什么?」   水若边说边抽冷气。   方少麟垂目道:「眼下形势,不容我再做犹豫,若让虎头军真的撤走,泽阳城铁定完蛋,城中的数万条生命俱成涂炭!」   「那朝廷因此怪罪下来,你……你怎么办?」   小婉望着他道,声都颤了。   方少麟默不作声。   小玄白色脸问:「不放虎头军调走,拘禁圣使团,朝廷大概会……会怎样惩处你?」   方少麟懒懒一笑,道:「大概么……诛联九族呗。」   「你……你……」   小玄胸口似有什么涌动,猛地上前拥抱住他。   「干嘛?放手放手!」   方少麟皱眉叫道,只觉浑身俱不自在,不好意思地瞧瞧旁边双姝。   「你为了泽阳城,为了黎民百姓,竟然……竟然做出这么大的牺牲,我……我……」   小玄声音哽咽,感动得一塌糊涂。   「快放手啊,像什么话!」   方少麟绷着脸将他硬生生扯开。   小玄盯着他坚毅道:「那……你心里有没有什么放不下的?告诉我,他日我一定会帮你完成心愿!」   「去去去!至于吗?」   方少麟忙啐,他飞掠了小婉一眼,没好气道:「我的心愿自有我自己来完成,用得着你么!」   小婉难过万分的望着他,不觉眼圈已红。   「可是你……你……唉,以前我不该那样看你……」   小玄满怀自责,见他眼睛盯着小婉,此刻竟无半点醋意。   「我怎么?我可未必就此完蛋。」   方少麟瞇起眼道。   「什么?」   小玄没反应过来。   「你们放心,倘若朝廷因此降罪于我……」   方少麟顿了一下,缓缓道:「我方少麟不会坐以待毙。」   「啊?」   小玄叫了起来:「你当真要造反?」   「天若不仁,为何不反?」   方少麟沉静道。   小玄心中震憾,瞠目结舌地望着他,这一刻,眼前的少年竟是如此陌生。   「这不正是你教的么?」   方少麟微笑了起来,笑容和熙如日:「亏得你点醒了我。我方少麟不想造反也不愿造反,但今上若是因此治罪于我,那便休要怪我了!」   小玄叫道:「对对对!你今次抗旨为的是泽阳城,为的是城中的数万条无辜性命,那昏君若是因此硬要治罪于你,那便说明外边的传言非虚,那便说明那家伙昏庸绝顶无药可救,咱们不反他反谁!」   这回轮到旁边双姝目瞪口呆,好一会方听水若道:「可是……朝廷若派遣大军来讨伐你,你这里……又如何抵挡得住?」   方少麟淡淡道:「大泽虽然将少兵寡,但好在物产颇丰,且多是沼泽与丛林地形,外地兵马极难适应,只要善于利用,我大泽未必无法周旋。」   「到时朝廷若是派兵来打大泽,我崔小玄一定帮你!」   小玄大声道。   小婉道:「对,我们都来帮你,而且教中高人无数,若能请动他们援手,大泽定当无碍。」   小玄叫道:「到时咱就乾脆当真造反,自成一国,那昏君自命少轩辕,咱们就叫轩辕他爹,他国号叫日月皇朝,咱们国号就叫大泽天朝!」   「大泽天朝?好好好!」   方少麟哈哈一笑,道:「他日我做了皇帝,你便来当我的兵马大元帅如何?」   「唉,谁叫我教你造反呢,只好勉为其难了,那时我扫军北上,杀入玉京,将那禽兽昏君一屁股踹下龙椅去!」   小玄越诌越兴奋,哪想自己是块什么料,只吹得意气风发口沫横飞。   小婉白了他一眼道:「胡吹什么呀!今次之事非同小可,我们得赶快稟报诸位尊长才是,说不定他们会有更加妥善之法。」   方少麟望着她,眼中满是感激:「今日糊涂,差点误了大事,幸有你们当头棒喝,点醒之恩,少麟定当铭记于心。」   小玄一阵得意,却见他眼勾勾地盯着小婉,不觉恼了起来,道:「喂喂!当头棒喝的是我,你这小子却怎么老对别人感激涕零啊?」   小婉粉腮飞红,朝他啐道:「是啊是啊,你的功劳最大了!哼,趁机喝了这么多酒,瞧我明儿不告诉师父去!」   众人言语,水若此际却闭起了嘴,绷着俏脸凝蹙柳眉。   小玄睨见,挨过去悄悄问道:「怎么了?」   水若不语,俏目含嗔地瞪着他。   「到底咋了?」   小玄莫名其妙。   「你怎么老鼓动人家造反呀!」   水若终于开口,小小声道:「我问你,倘若少麟真的反了,朝廷命我爹爹来征讨大泽,那时你要帮谁?」   小玄愣住,好一会才道:「哪有这么巧的,皇朝将帅甚众,怎就一定是派你爹来?」   水若没好气道:「我爹坐镇中州,且又手握重兵,中州却与大泽相邻,大泽若有什么风吹草动,朝廷不派我爹来派谁?」   小玄立时蔫了,吶吶道:「那我就不帮,姓方的小子同我又非亲非故……」   「你是谁哟!以为我真的担心你帮他呀?我爹爹只用一根指儿就能把你给抹没了!」   水若口中毫不留情,跺了跺足道:「只是教中高人无数,随便一个都有撒豆成兵移山倒海之能,而我爹爹又素来敬重这样的同道中人,到时他们若是来帮少麟,岂不是令我爹爹为难?」   小玄张口结舌。   水若愈说愈恼,瞪着他恨恨道:「倘若真是如此,那时我便……我便咬死你!」   「你们两个在嘀咕什么呢?」   小婉忽问。   小玄瞧瞧水若,见她臭着脸一声不吭,只得吱唔道:「没什么。」   「时辰已是不早,大家都回去歇息吧。」   方少麟道。   「你呢?」   小婉问。   方少麟道:「我得补救自己犯下的错误,尽快让泽阳城恢复所有布防,否则魔军趁隙来袭,后果不堪设想。」   「你……」   小婉似乎犹豫了一下,终还是道:「你自己也要注意休息哦。」   「嗯。」   方少麟轻应,眼中露出喜悦之色,但很快便给一抹淡淡的忧虑遮掩去了。   小玄在旁望见,心里老大不是滋味,越瞧越觉得方少麟风采过人气宇非凡,突地一阵失魂落魄。   「我们走啦。」   小婉招呼道,忽然瞥见小玄的神情,不由微微一愣。   小玄犹自失神。   小婉樱唇张了张,似乎想要说什么,然却下意识地掠了水若一眼,闭起了嘴儿,逕自行出屋去。   ******小玄心烦意乱地回到自己屋中,肚子里的酒开始闹了起来,一时醉意汹涌,靴也不脱,便踉踉跄跄地扑上床去,和衣躺了一会,渐觉身上闷热,只好摸索着鬆解衣服,谁知折腾了半天也没能解下腰间的带子。   「连你也要气我是不是?」   小玄恼火地拽着自己的腰带,又觉口中异样乾渴,昏昏思道:「若是小婉或摘霞在这就好啦,见我醉了,还不烧手烫脚的服侍我……嘿嘿,端茶递水自是不消说的,只不知她们肯不肯帮我宽衣脱靴呀?嗯,昨夜过后,摘霞多半是肯了,小婉呢……小婉……」   他美滋滋地想着,倏尔记起适才小婉瞧方少麟时的温柔神色,一颗心登如高空坠落,不觉惶惑:「那小子精明干练,做事拿得起放得下,就连师父师叔都似欣赏的,且又长得十分好看,还是个统辖一方的大官,惹得我那未过门的小老婆好像有点动心哩……」   小玄失魂落魄地胡思乱想,心头焦灼,口中便越发乾渴,只好起身去倒茶水,正要下床,心头突地一动:「夭夭!不是还有个夭夭么!我怎么把这小妖精给忘记了?」   他一阵欢喜,再也懒得下床,当即遥对着摆在窗台上的青瓷瓶儿念起咒来,心中嘀咕:「隔着这么远,不知能不能召唤得到她?」   不过片刻,插在青瓷瓶里的独蕾桃枝倏尔消失,几于同时,半空现出一个娇小纤俏的模糊身影来。   小玄大喜,仰头唤道:「快过来。」   夭夭的身影渐渐清晰,她略一迟疑,轻烟似地向小玄飘了过来,眼睛却朝四下张望,神情似有些惊慌。   「快下来啊。」   小玄迎着她张开双臂。   夭夭立时扑入他的臂湾,犹一个劲地往他怀里钻去,娇小的身躯轻颤不住,宛如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鹿。   「怎么啦?」   小玄莫名其妙。   「那个……那个姐姐呢?她为啥要……要打我?」   夭夭从他怀里钻出头来,清澈如水的眸子里蕴着一丝惶惧。   小玄恍然大悟,这才记起昨夜的情形来,赶忙轻拍其背柔声安慰:「别怕别怕,她不在。」   「她是谁?为啥要对我那样凶?」   夭夭又问。   「她叫摘霞,是我师尊的侍儿。她那样对你是因为……因为……」   小玄一时不知如何解释。   「因为什么呀?」   夭夭追问。   「因为你是……是妖类,而她是人类,族类不同。」   小玄艰难道。   「因为族类不同,她就要打我?为什么?」   小桃精完全弄不明白。   「这个嘛,说起来话就长了……」   小玄头大如斗,问题本就难答,何况他此际已醉。   「那……小玄是妖类吗?」   夭夭忽问。   小玄吓了一跳,即道:「当然不是,我可是纯纯正正的人类!」   「人类……」   夭夭低低地念了一下,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失望之色。   小玄见状,忙又安慰:「就是妖类也没啥嘛,有许多妖类比人类还善良还可爱哩,比如你。」   夭夭闷闷不乐,好一会才道:「那你和我不是同类,为什么你不打我?」   「我打你?」   小玄哑然失笑:「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啊,并非所有人类都是容不得异类的,你瞧我,不就跟许多妖怪交朋友做兄弟么。」   「对呀,为什么不是同类就不能好好相处呢?」   夭夭天真道。   小玄愣了一下,这个问题可是他从来没有细想过的。   某些族类好像自混沌初开就已注定水火不容,但,这是为什么?   「我明白了,为什么娘娘叫我没事就不要出来。」   夭夭幽幽地歎道,纯真无邪的雪靥上居然多了一种不该有的落寞。   小玄心头倏疼,脱口道:「夭夭,我会保护你的,无论你什么时候出来,我都绝不会让你受到伤害!」   夭夭愁容顿逝,双臂搂住男儿腰桿,脸儿贴在男儿胸膛,笑逐颜开道:「嗯,夭夭知道,小玄是最好最好的人类。」   小玄一见她笑,心情立刻大好:「那你现在能不能帮最好的人类做一件事?」   「什么事?」   夭夭问。   「帮忙倒杯茶,我嗓子干得快冒烟了。」   小玄笑道。   「嗯。」   夭夭乖乖地轻应一声,即从床上飘了出去,飞到屋中央的桌子上方,拎起暖壶倒了杯茶,眨眼便回到小玄跟前。   小玄此时醉意深浓,心中恣肆,只是笑望女陔,背靠着床头不肯接杯。   夭夭不通世故,但却心窍玲珑,微一迟疑已知其意,于是嫣然上前,一臂揽扶其颈,一手拿着杯子餵他。   小玄见她如此乖巧,不禁大喜,当下放怀受用,任由女孩餵着自己喝茶,心中飘飘美道:「便是神仙君帝,只怕也没这福分吶……」   夭夭忽然贴脸凑近,用鼻子在他嘴边嗅了嗅,道:「你喝了好多酒?」   小玄点头,笑嘻嘻道:「下山好些天了,还是头一回喝这么多哩,真真畅快!」   「难怪呢,看你都有点醉了。」   夭夭又餵了他一口茶。   「有点醉?错错……」   小玄兴兴道:「简直是大醉呢,啊哈,这时候的感觉最妙啦!可惜你感觉不到。」   小桃精甜甜一笑,道:「感觉得到呢,小玄高兴,夭夭就会开心哩。」   见杯子已空,又道:「我再去倒茶。」   小玄拉住她,道:「不渴了,好睏,想要睡觉了。」   「嗯。」   夭夭轻应,当即跪在床上挪枕铺被,整理给小玄压得乱七八糟的床单,纤俏的身影在灯火中楚楚动人。   小玄呆呆地望着她,突然起身挨了过去,涎着脸欲言未言。   「干嘛?」   夭夭笑问。   「帮我脱衣服。」   小玄小小声央道,心虚之下,忙又画蛇添足:「我醉得狠哩,解不开衣带了。」   谁知夭夭却想都不想就点了头,自自然然的开始为他宽衣解带。待要脱裤,发现靴子未除,便抱起男儿的腿将靴一只只摘掉。   小玄惊喜交加,心中好不得意:「不管小婉和摘霞她们肯不肯,如今就有人帮我宽衣脱靴啦!」   「咦,真奇怪,这条汗巾子怎么解不出来?」   夭夭忽道。   小玄这才回过神来,见夭夭望着自己的腰腹上结着的焰浣罗发愣,赶忙道:「这条巾子不用解。」   「不用解?」   夭夭问。   「它叫焰浣罗,是我师父送我的宝物,冬暖夏凉,水火无侵,能日夜提升使用者的火行潜能,因此不用解的,就是想解也解不下来。」   小玄解释。   夭夭听得云里雾里,柔声道:「这样子哦,那就好了,你可以躺下去了。」   说完便扶着他的脖子服侍他睡下,温柔得似个淑婉娴慧的小妻子。   小玄如于梦幻之中,心里既销魂又感激,发自肺腑道:「夭夭,你真好。」   夭夭嫣然道:「有什么啊,小玄这么好,夭夭很喜欢的……而且,在很久很久以前,娘娘就叫我一定要好好服侍你,一定要……」   「很久很久以前?」   小玄怔了怔。   「是啊,娘娘一直都这么说的,她教了我许多东西,每次教之前就会先说一遍。」   夭夭边说边将脱下的衣服整整齐齐地叠起,抱在怀里就要下床。   小玄隐隐觉哪里不对,但此刻已醉,如何想得清楚,况且眼前晃着小桃精的如花娇颜,更有缕缕暗香袭人,不禁情浮欲涌,倏地伸手捉住玉腕,将其拉入怀中。   「我去放衣服呀。」   夭夭趴在他胸膛上说,双颊轻晕,眼睛里水盈盈的。   小玄仗着酒劲,霸道地箍着她道:「就放枕头边行了,眼下你哪都不许去,就在这里陪我说说话儿。」   说是说话,可是两只手却往人家的纱子里边钻去。   「你不是……想睡觉了么?」   小桃精的声音微微发抖:「要说什么?」   「说啥都好,嗯……就说娘娘教你什么吧。」   小玄瞇着眼睛,一只魔掌悄悄地滑过粉腻如酥绵股,塞入了嫩不可言的沟子里。   夭夭顿时大口大口地娇喘起来,好一会方道:「娘娘教我扫地、做饭、针线、洗衣服……还有……」   小玄心不在焉地听着,手在女孩的某个幽秘处轻轻地揉弄着一眼微皱的嫩物,指尖顽皮地挖挖点点。   夭夭倏地悸动了一下,双只粉肩紧紧缩起,哆嗦道:「还有幻术。」   「幻术?」   小玄大感兴趣:「什么幻术?」   「唔……痛。」   小桃精蹙着眉儿轻哼。   小玄只好放弃把指尖弄进去的尝试,继续坏坏地往下探索。   夭夭稍微得缓,轻喘着道:「就是幻成各种各样的模样,花儿草儿啦,虫儿鸟儿啦,还有人。」   夭夭道。   小玄一呆,几乎从床上蹦了起来,大讶道:「不是吧,你会变化之术?」   夭夭摇头道:「不是变而是幻,娘娘说,变化是上上神通,不但要有高人指点,还须修炼好多好多年才有可能,娘娘教我的幻术只是令人产生幻觉,本身并没变化,而且,娘娘说我没什么功力,一旦遇见定力强的人,再怎么幻也没有用。」   「原来如此,我说怎么可能勒……」   小玄吁了口气,兴致勃勃道:「即便这样,那也了不起呢!你且幻个什么来瞧瞧,试一试我的定力如何。」   「要我幻成什么?」   夭夭乖乖地问。   「嗯……」   小玄沉吟道:「你说你能幻人?要不你就随便幻个什么人给我瞧瞧吧。」   「幻谁呢?」   夭夭歪着螓首想了想,忽尔笑了起来,道:「那我就幻这个吧,唔……你别……别动啊。」   小玄知她要专心施术,于是收回坏手,不再干扰。   只见夭夭闭起双目,樱唇微微张合,似在颂念着什么。   小玄以臂枕首,笑瞇瞇地瞧着身上的女孩,心道:「我就不信,这小妖精能在本小圣的眼皮底下弄出花样来。」   突然间,夭夭模糊了起来,就如一幅未乾的水墨画儿给水泼着,先是五官,接着是脖颈、肩膀、四肢、身子……最后整个人的轮廓都模糊与扭曲起来。   「难道……我定力不行?」   小玄诧讶,心有不甘地拚命瞪大眼睛集:中精神,可是面前小桃精仍在继续模糊着扭曲着,数息之后,方才稳定下来并且渐渐恢复清晰。   不知是因为受到外力的影响,还是自己凝神太过,小玄微感一阵头晕,眼睛不由自主地瞇了一下。   「好啦,你瞧瞧我像哪个?」   有人笑问。   小玄睁眼,蓦地瞠目结舌,原来趴在他身上的小桃精已经不见,取而代之的竟是另一个女孩,生得唇红齿白,眉目如画,不是摘霞是谁。